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深圳 > 2016两会 > 正文

全国人大四次会议 交通部将立法让专车获得合法身份

来源:信息时报 | 2016-03-15 17:08 编辑:申师源

分享到:

导语: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昨日举行,交通部长等领导就“深化出租汽车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了中外记者提问。

出租车

改革导向 推动两个文件尽快出台

谈到交通运输部去年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杨传堂表示,出租车改革主要有两个导向。

“一是要提升传统出租汽车服务水平,二是鼓励网约车新业态的创新和规范发展。”杨传堂表示,交通运输部正在会同相关部门进一步研究论证,完善相关政策,推动两个文件尽快出台和实施。

经营权 坚持“无偿、有期限”

谈到出租车经营权的问题,刘小明说,对出租车经营权总量必须要有所调控,通过数量控制形成合理的交通结构。“我们的改革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指向,就是出租汽车的经营权要无偿、有期限。”他说,“目的是为了使出租车服务能够进入良性循环,用优质的服务来取得经营权。”

“至于是不是要取消经营权,完全放开数量,这要取决于各个城市的情况。”他说,大城市要考虑城市的道路容量和公共交通发展水平,中小城市可以适当放开一些数量管控。“由各个城市自身进行研究和决策。”

份子钱 管理模式需改进优化

在回答有关“份子钱”的问题时,刘小明表示,“份子钱”是一种管理模式,需要进一步改进和优化。刘小明说,现在很多地方采取了不同方式来优化管理模式,有些城市采用了员工制方式,有的地方采取了改革明确提出的协商方式,组织行业协会、企业、驾驶员和工会组织进行协商。

网约车

如何监管 量体裁衣,不搞一禁了之

在回答“加强网约车管理会不会让它发展不下去”的问题时,杨传堂说,世界各国对如何监管网约车一直争议不断,许多发达国家对网约车持完全禁止的态度,美国各个州也是有禁有放。

“我们在制定暂行办法时并没有一禁了之,而是通过立法让专车获得合法身份。”杨传堂表示,通过设计可操作、可执行的具体政策,鼓励新业态规范发展,提供差异化、多样化的服务,更好满足人民群众高品质、多层次的出行需求。

针对“私家车做专车算不算‘黑车’”的问题,杨传堂表示,从现有法律法规来看,没有取得营运许可的人员和车辆对外提供客运服务,是不合法的。

“但是,对待新生事物,绝不能止步不前,墨守成规。网约车作为新生事物,给乘客带来良好体验,要给这种服务方式一个合法的出路。”他说,私家车想要转化为网约车,可以按照目前起草的办法,通过一定程序转化为合规营运车辆。要按照其特点“量体裁衣”,设计新的管理制度,使其健康发展。

经营许可 平台一省许可,全国通行

谈到网约车平台应当取得经营许可的问题,刘小明说,要通过尽可能减少许可环节为网约车平台企业提供最大便利,同时必须保证网约车能够满足公众基本服务要求。“从事网约车服务的企业、车辆、驾驶员应当具备一定的条件。”

他说,结合互联网企业服务特点和出租汽车区域管理特征,初步的想法是实行“两级工作,一级许可”。

“出租车服务已经实现了线上和线下的结合。线上部分由平台所在地省一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来进行许可,这个许可全网通行,全国其他地方不需要再进行许可。线下实体服务,你在南京服务就在南京拿许可,你在杭州服务就在杭州拿许可。”他表示,这样的模式简化了工作程序,有利于网络约车平台企业在一个省乃至全国范围内进行运营服务。

广州交通专家:网约车准入门槛不会降低

信息时报讯 (记者 史倩云) 针对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表示未来将优化网约车的许可程序,并尽可能地减少许可的环节,昨日,曾参与交通部组织的专家研讨会的广州交通专家苏奎告诉记者,简化的是平台许可的流程设置,对于平台、车辆、司机的资质要求,并不会变。

企业:希望不沿用出租车管理办法

记者昨日采访了部分社会专车企业,多家企业表示对交通运输部发布的内容表示支持。滴滴出行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对于记者会的内容,滴滴方面感到欣慰,并认为此举是“政府部门听到并且考虑了企业的声音”。“我们注意到,交通部谈到网约车是新生事物,尤其提到私家车当专车不会简单套用巡游车管理办法,并将在制定网约车新规时量体裁衣。此前我们也表示,希望管理部门不要沿用过去管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办法来管理专车”,该负责人说。至于详细的资质规定方面,滴滴出行方面表示,考虑到城市交通的复杂性,各地情况千差万别,希望相关部门能够鼓励和允许各地结合实际,在车辆性质、平台、人员和车辆管理等方面,因地制宜,发挥先行先试的灵活性,做差别化探索和各种有益尝试。

专家:只是简化了平台许可的流程

记者昨日还采访了曾于去年参与交通运输部召开的专家研讨会的广州专家苏奎。他告诉记者,昨日他也接受了新华社实时专家点评的邀请,“会议中提到的‘简政放权’只是指简化许可过程的设置,但对于平台、车辆、司机的准入门槛要求并没有变”。

据苏奎介绍,由于网约车通过互联网提供服务,具有不分区域的特性,因此交通运输部提出,对于网约车服务未来可采取平台部分由平台所在地省一级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就是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来进行许可,全国其他地方将不需要再次进行资质许可;而车辆与司机方面还是由所属地进行审核。“打个比方,如果北京一个已获得合法资质的网约车平台来到广州营运,那么广州将不必再次对其平台许可资质进行审核,简化的是这个许可程序的设置,但具体来说对于各方的准入门槛并不会降低,仍与之前的意见稿相同。”苏奎说。

分享到:

深窗公众平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