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魅力深圳 > 深圳城事 > 正文

杨争光为深圳“正名”:“文化沙漠”是对深圳的误判

来源:深窗综合 | 2016-03-21 10:42 编辑:周芬

分享到:

杨争光为深圳“正名”:“文化沙漠”是对深圳的误判

2016年3月19日,《深圳新锐小说文库》新书首发式在深圳举行,本书主编、策划、部分深圳新锐小说作家、评论家以及文学爱好者出席了新书首发式。

首发式上,知名作家、《深圳新锐小说文库》主编杨争光先生指出,主编这套文库,是一种享受。阅读12位青年作家,更是一种享受。还有鼓舞。边鼓边舞——兴奋!12位文学新锐,是从几十位符合条件的作家中推选出的,也许并不能代表深圳文学的高度,却能真切地感受到深圳文学滋养、生成的元气,生气,意气。有这三气在,新的高度是可以预见的——不仅是将来深圳文学的高度,也许还要是将来中国文学的高度。30多年,能聚集如此整齐的文学集群——我实在不愿使用“新军”这个词,文学实在不是因为利益或信仰而生发的战争,文学群体也实在不是军事组织——也只有深圳能够。我从来都认为,“文化沙漠”是对深圳的误判。面对这种误判,深圳以它包容开放的胸怀和着眼未来的视界,踏实、稳健地建设着自己的文化。来自五湖四海的深圳人,携带着他们各自的文化之根,就地栽培。移民,遗民,夷民,互不嫌弃,互不抵牾,欣然接纳,不拒杂交——深圳就是这么任性!养性之后的任性。现在完全可以说,深圳不仅是个经济奇迹,也创造了文化培育、积累和健康生长的奇迹。

杨争光先生认为,文学是文化的组成部分,并处于文化最敏感、最精致的部位。深圳文学曾有过短暂的浮躁。浮躁是一种内在焦虑导致的精神和行为变形。很快,这种浮躁就成为浮云而升天,留下的是平稳的文学耕耘。而且,这种文学耕耘的主流是非职业的民间写作。本文库中的12位小说新锐,都不是所谓的专业作家。仅凭这一点,不仅这12位,整个深圳文学的生态,也可以是未来中国文学生态在当下的一个试水,或者说是一个示范也成。这就是深圳的见识。也是深圳的性格:有健康理性为根基的见识,就付诸行动,创造成果。

杨争光先生说,阅读本丛书中的12位作家,性格不同,文笔各异,却都有着不甘平庸的文学野心。他们守着深圳,一个现代与后现代并存、移民与遗民甚至夷民杂居、物质与精神厮杀、灵魂与肉体纠缠,解构与建构时刻都在发生的地盘上,文学野心能否成为文学现实,我不敢妄言,但深圳应该有着它足够的耐心,等待和期盼。

80后评论家李德南认为,深圳是一座新城市,它的文学也是年轻的,未必很成熟,却随处可见生机。置身其中的作家与作家之间,则往往既有共性,也有个性。这12位新锐作家亦是如此。他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但他们的作品各有各的气息,各有各的腔调,丰赡多姿地构成了深圳故事的十二种讲法。

李德南评价说,他们的写作,确实体现出了各自的个性和差异,这“不一样”的所在,最为值得看重。当然,他们的小说也存在着种种的不足,甚至存在着必须想办法克服才能继续前行的难题。从总体上看,深圳的作家还应该更具青年的锐气、抱负和胆色,在艺术表现方式上有更自觉更多样的追求。我期望这里面有人能传承经典而终有突破,自身亦进入经典的序列。他们毕竟是居于城市的写作者,我也期待他们能借助文字而营造起各自心中的“我城”,能对现代经验作更充沛也更有深度的表述,能形成更为整全的生命哲学与叙事伦理学,让写作不是出于对现实的回避,而是对生活的回报。

延伸:

《深圳新锐小说文库》,又称“12+1”,即12位深圳新锐作家作品,并1本文学批评专著。12位新锐作家的年龄均在45岁以下,文学批评专著由3位80后评论家完成。12位深圳新锐作家、作品分别是:蔡东著《月圆之夜》、毕亮著《地图上的城市》、陈再见著《喜欢抹脸的人》、厚圃《契阔》、钟二毛著《四个叛徒》、刘静好著《但为君故》、徐东《新生活》、弋铧著《千言万语》、宋唯唯著《念奴娇》、曾楚桥《幸福咒》、郭建勋《鸡鸭小心》、俞莉《潮湿的春天》。1本文学批评专著是《深圳故事的十二种讲法》,由3位80后文学评论家李德南、项静、徐刚合作完成。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深窗公众平台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