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挥别“BP机”的黄金时代 每3个深圳人就有一台寻呼机(3)

来源:晶报 | 2017-11-14 09:25:34 编辑:邓雅静

分享到:

当时,寻呼小姐这份工作对女孩来说诱惑十足。成为一名寻呼小姐,不仅别人羡慕,自己也觉得光荣。除此以外,寻呼小姐收入不菲。刘丽容记得,她当年月收入可以达到两三千元,工装是价值500元的名牌服装。

进台之后,刘丽容经过了一个月的打字、普通话、语文等基本功培训。培训合格后,跟机一个月,她才正式成为一名寻呼小姐。但刘立容的寻呼小姐生涯里,除了开心,还有忙碌与心酸。

“每天工作都很忙,印象中最忙的一个月接了3万多个寻呼。忙起来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一个很简单的电话,需要看清显示屏上的机主留言,听清客户的每句话并恰当地回复,双手还要在键盘上飞快地输入。长时间集中的注意力让她忘记疲倦,往往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才发现肩膀疼痛不堪。而近视、耳力衰退和喉咙疼成为刘丽容和其他寻呼小姐的职业病。

许多人因寻呼机赚到第一桶金

在这个时髦而高薪的职业背后,刘丽容也曾忍受过一些外人不得而知的委屈。她记得,有些胡搅蛮缠的客户以“留言出错”为名投诉到公司。遇到这类情况,刘丽容只能默默忍受。有时,她也会在晚上值班时接到充满污言秽语的骚扰电话,但寻呼台的职业规范要求她礼貌处理。用规范的语气和客户周旋,挂下电话后她也曾忍不住流下委屈的泪水。

除了光鲜亮丽的寻呼小姐,在寻呼机最为人追捧的年代,无论是运营商,还是寻呼机的批发零售商,许多人都在这股热潮中赚到了第一桶金。

“要发财,搞寻呼”,这句话当年曾在深圳流行。1999年,陈小姐辞去工作,在当时最火的寻呼机批发市场——深南路华垦大厦科技市场做起寻呼机组装机的批发生意。

在此之前,寻呼机市场以原装机和二手改装机为主,其中有不少批发零售商从香港倒卖一些被淘汰的二手寻呼机到深圳,经过翻新后,或出售给市民,或批量卖给内地的批发商。

而组装的寻呼机则为内地生产商从赛格市场等地买来零配件后组装而成。在1999年,寻呼机每台卖三四百元左右。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大量进货,陈小姐的小柜台每天可以卖出上千台寻呼机,一些大商铺每天可以卖出上万台组装机。

再见,寻呼机

陈小姐的寻呼机生意结束于2002年初。在最后的时光里,陈小姐出售组装机的价格仅为30元一台。日渐凋零的寻呼机销量也意味着,深圳的寻呼业在十余年的繁华过后光荣谢幕。

从1988年到2000年,深圳寻呼业经历十余年鼎盛的时期。此后,寻呼业迅速萎缩。1994年10月28日,GSM系统试开通,深圳开始步入手机时代。1996年开始,手机业务发展迅速,从模拟网向数字网发展。信息时代的科技进步日新月异,由于寻呼机技术创新能力弱、功能相对单一,寻呼机市场很快被手机抢占。

到了2000年以后,寻呼业慢慢沉寂。陈先生回忆,当时润迅寻呼包月的费用是在3元左右,最高价格是15元。润迅的一位老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描述过这样一件趣事:一天晚上他开车回家,停在路边时偶然看到一位捡垃圾的老汉掏出寻呼机,眯着眼凑在灯前看信息,和十年前时尚人士以腰挎寻呼机为荣的情景大相径庭,这位老总不禁哑然失笑。

曾是社会地位和身份象征的寻呼机,逐渐被深圳人“抛弃”。2004年底,深圳最后一位寻呼机用户结束使用传呼业务,传呼行业彻底退出了深圳市场。

时过境迁,寻呼业在深圳的辉煌历程已成往事,现在的深圳早已没有了寻呼机、寻呼小姐的身影。在刘丽容眼里,传呼小姐这段丰富多彩的经历,是她青春岁月中最难忘的美好回忆。透过电话线接触到的人生百态,也成为她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随着寻呼行业的衰落,一切与之相关的人和事都经历了一番洗礼,手机成了现代人最常见的通讯工具。尽管今天市面上已再难出现寻呼机的身影,但一句“有事call我”依旧是很多深圳人的习惯用语,足以看出寻呼机对时代留下的影响。

(晶报记者 姚慧苹

上一页 1 2 3 

分享到:

深圳之窗微信公众号一大波便民功能上线啦!扫面下方二维码,关注后在微信对话框中回复摇号即可实时获取申请最新结果;回复“电费即可在线查询用电信息以及缴费!

qrcode_for_gh_04f6adc5f733_430

  • 回复“深户”:可查询深圳户口办理流程
  • 回复“居住证”:可在线办理深圳居住证
  • 回复“深圳通”:可在线查询深圳通余额
  • 回复“公积金”:可在线办理公积金相关业务
  • 回复“pm25”:可实时查询深圳PM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