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夜爆红”到竞争四起 深圳民宿业迎来“阵痛期”

来源:深圳商报 | 2017-02-20 09:02 编辑:邱川芷

分享到:

导语:从“一夜爆红”到竞争四起,深圳民宿业迎来“阵痛期”。每年春节后的一个月都是较场尾一年中最清淡的日子。只是今年,大多数民宿业者都担心,淡季可能会比往年来得更猛烈和更漫长……

春节刚过的一个月,是每年民宿的淡季。近日,《民宿泡沫临近破灭,资本蜂拥将催生海量“美丽的鬼屋”?》、《民宿大量亏损,是行业大限已到,还是黎明前的黑暗?》等文章在网络广为流传。

从“一夜爆红”到竞争四起 深圳民宿业迎来“阵痛期”

昨日上午,较场尾海滨游客稀少,民宿挂出“有房”的牌子。本版摄影:深圳商报记者 李博

日前,深圳市大鹏新区民宿协会发表了一份大鹏新区民宿2016年发展状况的报告,里面有两组数字格外引人关注。一是深圳民宿兴起近10年,截至2016年12月底,大鹏新区注册登记民宿1174家,占广东省民宿53.4%,而深圳民宿在全省占比接近55%。二是2016年按照全成本核算大鹏新区亏损民宿超过9成。

连日来,深圳商报记者对深圳民宿发展状况和目前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持续深入的采访。

2月15日晚,走在深圳市大鹏新区大鹏办事处较场尾民宿小镇街头,春寒料峭,游人稀少。

留声岁月客栈老板董先生,在自家院子里跟几个朋友吃火锅,他打趣地说:“我都忘记了客人长什么样子。”连续三天没有一位客人入住,即使前一天是住宿业的“黄金档期”——西方情人节。

每年春节后的一个月都是较场尾一年中最清淡的日子。只是今年,大多数民宿业者都担心,淡季可能会比往年来得更猛烈和更漫长……

微博让较场尾民宿“一夜爆红”

“刚来时,村子里每天看到的就是晒太阳的老人家,周末偶尔有一些来玩海上运动的人。”“叉公”这样回忆起2009年的较场尾,当时只有旋木家、阿罗哈和翠鸟三家兼做海上运动和住宿的店。因旅游结缘的年轻情侣“叉公”“叉婆”在较场尾看到了丽江的阳光和三亚的海水,加上“叉婆”在大鹏古城博物馆上班,两个人就在海边租下一栋房子开了叉叉纳里客栈。

“2012年前没有一个老板觉得民宿是一门赚钱的生意。”“叉公”说,白天男的出海捕鱼,女的在沙滩挖沙白,晚上跟客人一起分享渔获。开民宿更多是为了自己能够享受悠闲的生活。一两千元就能包下整栋民宿,消费者以喜欢接受新鲜事物的学生和驴友为主。

通过论坛、博客在兴趣相近圈子里传播的民宿,因为互联网科技的革命而得到了一夜爆红的机遇。2011年微博用户成倍递增,统计显示,2011年上半年,中国微博用户从6331万增至1.95亿。微博在网民中的普及率从13.8%增至40.2%。

这年的5月1日,一位网友随手发布了一条简短的微博,介绍自己小长假的新玩法——住民宿,并附上了叉叉纳里的图片,没想到这条微博被转发了十几万次。

“突然我们的电话、短信和QQ全被订房者挤爆了。”“叉公”形容自己当时懵了,一个3分钟的电话挂掉后发现还有几十个未接电话记录。在接下来的两三天里,叉叉纳里从5月到8月的住房已全部订满。

而就在同一天,较场尾第9家客栈榕树下开业了。

叉叉纳里的爆红,自然也带旺了只有9家客栈的较场尾。

体验者多了,感兴趣加入的也就多了。2012年上半年,较场尾有20多家民宿,一半是“叉公”的朋友或在叉叉纳里住过的客人开的。

1 2 3 下一页

分享到:

精选图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