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野秋专栏】呆若木鸡何来闲?


 

很多人都知道,我们现在进入21世纪,慢慢的人们追求的是闲暇的生活,休闲时代要来了。

这个休闲的“闲”字,在今天看起来其实也是大有问题,我们今天的“闲”字,是“门”里面一个木头的“木”,而且这个门呢,本来在繁体字里面是一个

非常漂亮的对仗的一个门,有两扇门页的。但是今天简化成这样的一个门,左上方一点,把这个上面打了个窟窿,然后包下来的。所以这个门今天看起来也没有过去那个门的美观。

那么这个闲字呢,它在古代是怎么写的呢?它是“门”里面一个月亮的“月”,就是闲散的闲。从字形上很容易看到它的意思,首先是月亮和门的组合,是什么概念呢?就是我们在门口看着月亮,或者说“倚门望月”,谓之闲。那么你可以想象出一幅图景,比如说一个美女,她靠在门口看着天上的月亮,那是一种非常闲适、非常优雅的画面。

但是我们到了今天,这个闲字被彻底地整残掉了。首先是把门给简化了,不再是对仗的门了,然后门里面呢,是一个木头的木。有人就调侃起来了,今天我们怎么可能有休闲呢?今天的人每天都在忙着工作、忙着赚钱,等到好容易有时间休息下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呆若木鸡。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去享受那种优雅和闲适的生活了,所以今天的这种呆若木鸡的生活,倒往往是对这个简化字最好的解读了,但同时是也是对闲字本义的一种讽刺,甚至反讽。

 


不过,这个 “闲”的简化字,在古代确实有一个“门”里面有个“木“的那个字,而那个字实际上不是闲。我们现在的“闲”是把古代“门里面加个月”的“閒”和“门里面加个木”的“閑”,这两个字合在一起了。只是我们恰恰没有取门里面的月,而是取了门里面的木。这是个非常奇怪的事。为什么?因为古文的“閑”字实际上是“栏”的意思,就是栅栏的意思,就是门前有木头把它阻挡起来,所以阻挡起来谓之閑(栏),那个字本来是“閑”而不是“閒”。那么到今天我们就发现,我们把休闲也拦在外面了,我们用木栅栏把它拦在外面了,所以我们只剩下来忙,或者剩下来无聊了,我们没有那种真正的悠闲、优雅的状态了。

作者介绍:

胡野秋,文化学者、作家。    

1962年7月27日生于安徽芜湖。1979年毕业于芜湖一中。1983年进入新闻界,供职于《中国青年报》,曾数次获国家级新闻奖,包括“中国新闻奖”、“全国好新闻一等奖”、“全国现场短新闻一等奖”等新闻界最高奖。    

1992年末南下深圳,供职于《深圳特区报》,并创办《影视双周刊》杂志,任副社长、总编辑。后在深圳从事文化战略、文化产业及传媒研究,出版有《胡腔野调》、《冒犯文化》、《作家曰》、《佛国橄榄绿》等著作,并在多家媒体开设个人专栏。同时任凤凰卫视《纵横中国》总策划、《凤凰影响力》策划人。    

大学期间即开始文学创作,曾于80年代在《安徽文学》、《清明》、《海鸥》等杂志发表短篇小说、散文。在国内多家报刊开辟个人随笔专栏。    

曾担任深圳市特区文化研究中心文化产业研究室主任、2007功夫之星全球电视大赛文学顾问。

文章来源:胡腔野调公众号

》》》点击阅读原文

深圳之窗 微信公众号一大波便民功能上线啦!扫面下方二维码,关注后在微信对话框中回复 摇号 即可实时获取申请最新结果;回复“ 电费 即可在线查询用电信息以及缴费!

qrcode_for_gh_04f6adc5f733_430

相关文章

【胡野秋专栏】呆若木鸡何来闲?

荐读 | 毕淑敏:附耳细说

荐读 | 丁立梅:花都开好了

悦读 | 迟子建:时间怎样地行走

荐读 | 汪曾祺:世界是喧嚣的,唯一的办法是闹中取静

悦读 | 古诗、律诗、绝句与乐府诗歌有什么区别和联系?

相关文章

【胡野秋专栏】呆若木鸡何来闲?

文化教育 2018-11-09

荐读 | 毕淑敏:附耳细说

文化教育 2018-11-09

荐读 | 丁立梅:花都开好了

文化教育 2018-11-09

悦读 | 迟子建:时间怎样地行走

文化教育 2018-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