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微信

    关注深窗微信号

  • 搜索
首页>>魅力深圳>>医疗健康>>正文

残肢痛致22年没睡过整觉 潮汕男子在深“屏蔽”疼痛信号

41岁那年经历右小腿截肢开始,来自潮汕地区的黄先生便一下子坠入痛苦的深渊。20多年来,残肢痛一直频繁剧烈发作,黄先生没睡过一个整觉,吃饭也要在疼痛发作的间隙赶紧扒拉几口,每一次吃饭都像在偷吃。近日,他在深圳大学总医院接受了脊髓电刺激疗法,成功解除疼痛,目前已顺利出院。

每天80%的时间在受“酷刑”,22年求医无解

1998年,当时正值壮年的黄先生因右侧脚趾坏死在当地医院就诊,药物治疗后症状不但没有改善,病情还逐渐加重,考虑到病情影响右侧下肢,当地医院为他进行了右侧小腿截肢。

(黄先生受残肢痛折磨20多年)

手术后,黄先生肢体残端便开始疼痛,而且如影随形,怎么都摆脱不了。“每次痛起来都像被巨大的力量撕扯着,整个人大汗淋漓,脸色发黑”。这种痉挛样的疼痛每次持续几分钟,每天发作几十次,“每天疼痛的时间肯定超过80%”。 黄先生的儿子小黄说,父亲的身体堪称最准确的“天气预报”,每次天气一有变化,疼痛就会发作得更频繁、更剧烈。

黄先生在当地医生的指导下,服用多种止痛药物,但效果不明显。2002年3月,当地医院考虑疼痛由残端纤维瘤导致,为黄先生进行了残端纤维瘤切除术,但术后疼痛仍无明显缓解。寄望于彻底解决残肢疼痛问题,黄先生2002年5月再次截肢至大腿,遗憾的是,术后疼痛仍无改善。四处求医无效后,他长期服用止痛药控制疼痛,但效果不佳,疼痛仍发作得厉害,发作时伴有残肢的抽搐,疼痛评分达到了8-9分(满分10分),相当于古代的酷刑——夹手指所致的疼痛。

频繁发作的疼痛严重地影响了黄先生的日常生活。“有时候想吃顿好的,让家人买菜做饭,做好了我却吃不了,等我忍过那一阵疼痛,缓过劲来,饭菜都凉了。所以我经常在不疼的时候赶紧随便吃点,每次都像偷吃一样。”黄先生说,不仅吃饭受影响,20多年来他都没有在床上睡觉,有时候因为疼痛,连续三四个晚上都不能入睡。长期不能规律作息,他练就了随时随地都能打盹的“功夫”。

黄先生的工作和社交活动也深受影响。他在当地村委工作,每次有不熟悉的村民来办事,他总要先跟别人解释一下自己的情况,怕自己随时疼痛发作,不能说话且脸色发黑会吓到别人。有次上级领导到村里考察干部,找他谈话,他也特别跟领导解释了自己的情况,“我担心我发作起来领导以为我有什么意见呢”。在当地农村,红白喜事是维系关系的重要活动,但他自发病后也没再参与过。

“我肩膀上长期搭着一条毛巾擦汗,连我8岁的孙女都知道我随时在忍痛。”黄先生说。

“终极武器”阻断疼痛信号,他终于睡上了整觉

黄先生发病时小儿子才7岁。因为自己肢体残缺,他常常担心孩子们在村里受歧视。如今,他一心想保护的孩子已长大成人,并努力通过自己的方式“保护”父亲。小黄说,他一直在网上搜索关于残肢痛的治疗,几年前便了解到北京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神经外科的陶蔚教授在治疗疼痛方面是个行家,便与父亲商量北上治疗。但父亲觉得到北京山长水远,人生地不熟,便一直不太愿意去。最近,小黄从网上获悉,陶蔚教授现在在深圳大学总医院工作,便带着父亲到深圳大学总医院治疗。

陶蔚主任了解了黄先生病情后,把他收治入院,并进行详细的术前评估。对付这种顽固的神经痛,陶蔚主任团队决定祭出“终极武器”—— 脊髓电刺激疗法。这是目前国际上公认的用于治疗慢性难治性疼痛,尤其是神经病理性疼痛的先进疗法。脊髓电刺激治疗系统由神经刺激器(俗称电池)、电极、连接电极和神经刺激器的导线以及体外程控仪组成。“刺激器发放电刺激,通过电极作用于患者脊髓后柱,使疼痛信号在抵达大脑之前被抑制,疼痛部位的疼痛感觉被一种酥麻感所代替。”神经外科陈富勇副主任医师介绍道,神经刺激器、导线和电极均被植入到患者体内,体外程控仪则是调节刺激强度的“遥控器”。

4月底,黄先生接受手术, 手术分两期进行,分别植入电极和神经刺激器。

(X线片显示脊髓电刺激电极置入位置)

这是一种微创手术,两期手术分别仅用了一个小时和半个小时。“20多年来,我从没睡过这么舒服的觉。”术后,黄先生疼痛大部分消失,他还可以根据自己的疼痛程度,用程控仪来调节刺激强度,达到使自己最舒服的效果。

据陈富勇副主任医师介绍,脊髓电刺激疗法具有安全、微创、治疗可逆的优势,可有效减少患者的口服用药量,进而减少药物带来的全身毒副作用。患者可根据自己的感受调节刺激参数,获得个性化的治疗效果。脊髓电刺激疗法主要适用于术后顽固性腰腿痛,复杂区域疼痛综合征,神经损伤后疼痛、残肢痛,带状疱疹后神经痛等。

别把疼痛不当病,及早就医降低不良影响

陶蔚主任介绍,黄先生所患的残肢痛并不少见。截肢后留存于身体的残端在没有疼痛刺激的情况下,患者也能感到残肢的刺痛、瘙痒、痉挛或不自主运动等。残肢痛经常和幻肢痛并存,这两种痛都是神经病理性疼痛,发病机制较复杂,目前认为其主要机制为残肢端的疼痛信号经脊神经后根通过脊髓上传至中枢,引起疼痛中枢敏化而产生疼痛。

此外,患者截肢后,外周神经受损甚至切断,受损的神经元轴突会重新生长,在残端形成神经纤维瘤,可出现自发活动增强,导致外周神经敏化,引发疼痛。

很多人认为疼痛是一种症状而不是病,忍一忍就过去了。陶蔚主任提醒市民,疼痛也是一种病,必须尽早就医明确痛因,将不良影响降到最小。

通讯员 王卓芬

深圳之窗 微信公众号一大波便民功能上线啦!扫面下方二维码,关注后在微信对话框中回复 摇号 即可实时获取申请最新结果;回复“ 电费 即可在线查询用电信息以及缴费!

qrcode_for_gh_04f6adc5f733_430

相关推荐

残肢痛致22年没睡过整觉 潮汕男子在深“屏蔽”疼痛信号

2020-05-29

2020年5月深圳九价HPV疫苗摇号结果(附预约入口)

2020-05-27

如果想改签约其他的家庭医疗团队,该怎么操作?

2020-05-26

深圳大学总医院甲状腺疾病义诊详情

2020-05-25

2020年深圳线上复诊纳入医保费用结算慢性病特定病范围

2020-05-25

罗湖互联网医院医保支付功能使用规则

2020-05-25